展开更多酒店

拉萨雅鲁藏布大酒店¥-1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8-05-06 08:22

那里是最接近太阳的地方,早晨,你在世界最纯净最明媚的阳光中转经,你好喜欢闻晨光里桑烟的味道。中午你在甜茶馆里泡泡,谁说那里的姑娘都是“高原红”?小小的暗暗的甜茶馆里有的是象渡母一样眼珠清澈皮肤比奶还白的卓玛。下午你去逛街,那里有也ONLY,有Esprit,有VERO MODA,有欧时力,有哥弟,有冰淇林店。在这里可以活的象自我放逐的苦行者,也可以活的象个悠闲的公主,都随你了。

你在阳光下的喀什,那里有一千零一夜的老城,干净热闹的大巴扎,古朴和善的清真寺,还有甜蜜的石榴汁。年轻的偶像一样的维族男孩在街头的栏杆上闲坐着,深邃的眼睛看着街上的人,你拍他,他看你,你对他笑,他对你笑。在你眼里这是一个阳光而悠闲的少数民族的城市。这种新奇的感觉对你来讲是真是很好:你眼里有风景,你自己也是风景,一如“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

这些阳光的城,这些异域的风情,这些美食,这些歌声,这些舞蹈,这些少数民族和善的笑容温暖着你的心。你想:这阳光下天堂里的人是多么的悠闲多么的美好与幸福啊!

但,真是这样吗?

在喀什的步行街,你看到很多店铺都贴着招聘的纸,内容都一样:要求是汉族或“民考汉”,“民考汉”的意思就是会说汉语的维族。这意味着如果你不会说汉语,你就没有工作机会。

遥想几十年前的喀什,清真寺邦克楼里一声呼唤,所有的人都会放下手中的活计伏地礼拜。几十年后,随着社会的变化与进步,生活改变了,“妇女解放了”,有了大马路,他们可以坐汽车,他们可以打针吃药了,但他们的宗教,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语言,他们的文化,乃至他的种族却从主流沉降到了低层,他们从主人慢慢的变成了“少数”民族,可这原本是他们的城呢。升学可以加几分,照顾性的就业,可以多生孩子,这是照顾还是伤害呢?你总是想不明白。

你知道在大多数情况下,自然环境越差的地方人就越开朗,越乐观,因为他们对物质生活的需求是很低的,他们过着简单的生活。但一但丧失了生活中最主要的东西,生命的根源就变成了忧伤而浮燥的。

“主流”不断的用“竞争,自我奋斗,适者生存,黑猫白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生存观价值观去冲击那些心性平和乐善好施的民族,让他们觉得:如果活的不好,或者不如“主流”活的好,是因为我不努力。这真让人痛心。

你本来是想说:“任何进步都是痛苦的,是要付出的代价的,一个社会,一种族都是这样”。但你却常想这种进步与代价要换在自己身上呢?

你设想几十年后,北京一半以上都是外来的优越的发达的“白人”,他们可能会带来很多东西,但你却由主人沦为“少数”,你的精神生活成为旅游者猎奇的目标,你的物质生活成为其它人种发达物质文明的参照,你会怎样。如果你的孩子丧失自已文化,迷失了信仰,你会伤心。如果孩子们天然的就认为我是“少数”我”不先进”,我”不发达”,你会很痛心。如果你的孩子不会“主流”人群的语言就没有职业,你会说“你懒,你笨,你不努力”吗?肯定不会,因为你知道那不是她的错。你依然会歌唱,会“乐活”, 但你骨子会悲伤。

“主流”带来了“解放”带来“照顾”也带了失落,这“失落”是一个缓慢的,略带痛苦的过程,这种浅浅的痛苦在一代一代人的心里沉积着酵酿着。

你想着这些,所以你看到了他们甜蜜歌舞下那丝丝的忧伤,你看到了坐在街头栏杆上无所事事的维族男孩单纯目光中的生命与青春的无所依。

有谁愿意让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宗教,自己的语言,这些支撑着生命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一点点的一点点成为“少数”,有谁愿意让自己的种族一点点的沉降到低层……有谁愿意让自己的生命与青春无所依,有谁?

旅者们现在素质都很高,他们更加的环保,他们还要多背一公斤,他们散发着糖果与铅笔,与一张张天真脏脏的小脸合影。看到这些你想:“如果一个生活在超级发达地区的人冲满爱心的给我女儿手里放上费列罗的巧克力给我女儿超级漂亮的铅笔,会对我女儿有什么影响呢?你又会怎么样呢!抢过来扔到他们脸上吗?”。

你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些偏激,以一块费列罗的巧克力对于你女儿去比较一块大白兔对于一个从没有吃过糖果的孩子是不洽当的,但根本上又有什么不同呢?都是孩子。这些来自“主流”的泛滥的爱现在有结果了:那些纯洁的孩子见到人就会伸开小手。。。。。你想,最好的爱心就是象不破自然平衡一样不去破坏人们的心态平衡。“在旅途中你是什么?”你常这样想,:“你只是一个旅者,对于那些博大的与主流不同的土地与生命,你不过就是一只蜻蜓点过。”。

你看到旅者面对炯异于自已的苍生举起猎奇的镜头,他们很多人喜欢把那些平常的有血有肉的生命与生活风干成“传奇”,再去传奇,你有些难过,他们看天葬看走婚。你常想,那是不是可以向一些少数民族展示一下的火葬场,展示一夫一妻制的生活细节。你断定,没有一个藏族会对汉族的火葬有兴趣,对他们来说死亡就是把生命与肉体交给自然的简单过程。他们生的自然,走的轻松。

你并不是反对看天葬,如果有友善的地方允许参观,那可以。在雅鲁藏布江上你偶遇过一次水葬,但只是惊鸿一瞥,那实在是一个安详的过程,船上的人有几个抢拍的但大家都没有过多议论这些,其实大家都很感动,因为那实在是一个安详的过程,把生命交给自然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你真的很惦记着他,那阳光下的城,不知他怎么样了,网络上总是星星点点欲语还休的报道。前两天在电视上你看到那几个被烧死的的女孩才二十岁,你心痛的要死。今天又看到放火烧“YICHUN”的也是二个二十岁不到的女孩,她们说只是烧牛仔裤,你心更加痛。其实她们都是家里的天使,恋人眼里的公主。你不知该疼谁,也不知该恨谁,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什么也不知道。

你真的很惦记着他,那阳光下的城,他与他的平民百姓带给你的是你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对于那块阳光下的土地其实你不敢再说“你是他的孩子”,你不敢说你的前世来生都属于他,因为有人问过你,如果让你选择一次人生,你真打算成为一个在纳木措旁牧羊女吗,那一刻你真的动摇了,所以你知道你永远都不能融于他的血脉之中了,所以对于他你只能谦卑的俯下身去。就象张爱玲说的那样: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泥土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

你只知道越爱越美丽,但你却没想到越走越伤心。

还好吗?阳光之城。

本文由新宝7发布于新宝7官网-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展开更多酒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